仙溪信息门户网

您所在的位置:仙溪信息门户网>汽车>亚盘指南针专业版账号_头条诗人|《山花》:安琪《爱无章法》

亚盘指南针专业版账号_头条诗人|《山花》:安琪《爱无章法》

时间:2020-01-04 13:56:01        阅读量:1795

       

亚盘指南针专业版账号_头条诗人|《山花》:安琪《爱无章法》

亚盘指南针专业版账号,关注中国诗歌网,让诗歌点亮生活!

编者按:为展示更多优秀诗人的优秀作品,增强各大诗刊在网络上的影响力,中国诗歌网与《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林》、《绿风》、《草堂》等主要诗歌刊物合作,共同推出“头条诗人”栏目,每月分别推荐一位“头条诗人”,以飨读者。本期推出《山花》2018年11月头条诗人——安琪。

安 琪,本名黄江嫔,1969年出生于福建漳州,现居北京。中国作协会员。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诗作入选《中国当代文学专题教程》《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百年中国长诗经典》等。合作主编有《北漂诗篇》《第三说》《中间代诗全集》。出版个人诗集《奔跑的栅栏》《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极地之境》《美学诊所》及随笔集《女性主义者笔记》等。

爱 无 章 法

有时我会在对你的想往中陷入深色的颤栗

你是淡的,寡的,孤的,绝的

你是这一屋子的静!

不动的时间

多么陈旧你

仿佛不再打开的灯盏挂着

我起身在黑暗中摸着心跳过河,一下子

扑倒在天光透亮的窗上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决定了

水落石出的技巧

当我在每一个瞬刻摇头、叹息,一墙壁的

书数次带我进入往昔的幻景

已经发生的

即将发生的

都发生了,除了现在,除了你

审视的眼神轻轻一瞥

抬起左手,遮住额头,转过脸

听我的亲爱的我要走了

但不会忘记带上你的门。

向33路致敬,向夜晚的公交车

致敬我说,我已上路,在固定的位置看街景

熟悉的站牌无须检验就能发现它们不含机关

多么好这些一晃而过的事物

它们呼应了你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相遇正如一场雪

下在另一场雪身上

虽然表面看来并无变化却在朦胧中

加深,加宽

加厚,加重

有如身体和身体的堆叠在无数个纠缠不清

的夜晚扭过脸去

呼吸变得困难我问

我第二次问,何时何地我为何人变得

无言,何时何地何人对我

依然沉默?

这里有足够的养分供你吸取

有你喜爱的表情:忧郁,沉思,偶尔起身

到阳台上看身高七层楼的树

那些带来激情的树本身是安静的

从秋天到冬天一个人一棵树

无论何时我都能在镜子中看到

此刻的美好

一面两面三面镜子,博尔赫斯的镜子!

多么交叉的迷幻场景在口语间流动

恰如你崇仰的思想

你用它们要求自己

无边的深邃在一进门的随手一关里

这是你的世界傲慢而愤怒

而最终归于沉默

我看见一天一天过去像什么都没发生

我看见什么在发生一天一天过去

它不会杳无痕迹

它终会有所彰显

平静的沙发

平静的蓝色一具起伏的躯体恰如一座

即将汹涌的火山

多么干净的睡眠没有铃声打绕你

没有梦冷不防进入

你是呼吸匀称的大孩子在漆黑的夜晚

走来走去哦亲爱的别在意

这只是我在另一个地方的想像

事实上你有规律地安排了生活从不在夜晚

走来走去像我一样焦虑、独白!

你听从时钟的指示、天气预报

的指示却放弃了

内心的指示

内心是什么我问?

当我伸手却摸不到你的心脏,我说

一个艾略特时代的空心人继续

活在当代这很好真的

所以你呼吸匀称像一个不懂爱的孩子

你从未爱过

所以你丧失了爱的能力

当我在某一个泪水闪烁的间隙幡然醒悟

我知道我开始学习把心掏出并且丢向遥远的

永不再来的

来世。

在这样那样的小心中我变得不是我

我想按照你的轨道行走却发现你根本不提供

轨道,不提供按键的程序

多么漫长的你在永远的静止中相信时间的虚无

每一个开始都是结束这是你想要的

我夜不成眠地急速奔驰却不知

你以不变粉碎了我

你的冷真冷

你的淡真淡

你像一张写满文字的纸再也添不进任何一笔

你是这样一张写满文字的纸辨认不出笔迹

尽管我用尽全力

费尽心机尝试着在你的纸上添加一笔但在这样那样

的小心中我变得

不是我,我看见我添加进的一笔

那么哀伤

那么陌生那么不是我。

这些方生方死的感情纯属于我我是绝望的

尽管绝望一词显得老旧

俗套但扣除绝望还有什么能够代表绝望?

还有什么能够指示

一天一天的等待在每一个黎明

将至时宣告无效

宣告从此刻开始你的等待依然全新依然

无效!无效,无效,如果绝望是无效的我宣告

我爱绝望,爱无效的绝望

我说起了绕口令生活本身多么说不清楚

多么说不清楚的生活如果生活是清楚的谁还愿意

在说得清楚的生活中说不清楚?

亲爱的别怪我每天陷入的等待

别怪我的等待带来的绝望

这绝望对你是无效的

因为你从不知晓什么叫绝望

你从不等待

从不在应该陷入的时刻陷入。

我要在新年把你结束用十二首诗

生命的一个轮回作为你我曾经相识的依据

我继续写下去亲爱的

我继续叫下去就这一次很快

冰就要摇晃,摇晃的冰意味着破裂就在眼前

已在眼前!

我抿住你的嘴唇在厨房我像一个

自己也不认识的

陌生人跟随着你挤来挤去

你有你烧菜煮饭的方式

关上世界的方式

已经三个月了我们并未互相看见,并未

在熟悉的姿势中彼此

熟悉对方的观点

因为你是对未来不报希望的人所以你的投入

有所保留尽管我试图接受

这一切亲爱的

我多么想把这个词汇变成专用

变成一个毫不犹豫的肯定

而最终你让我相信这只是一个虚指它并不

适合于你。

总要放一个人在心上这心才存在

一场雪过后,天下大白

而第二场则像是对第一场的阐述,如果有

第三场我就将改变身份

我动不了你只能动自己

这雪比我强大,它很快把万物冻在

大地上它甚至能够

把大地本身也冻住

如果我是雪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把你冻在我身上

把你的想冻在想我的那刻

10月至12月亲爱的

我说过一生太过漫长

那是我被雪冻住的日子

今天由于阳光的出现,漫长一生

开始变得短暂

回忆总在央求我,过了头的餐券

没有洗手间的日本料理

上海老城隍

回忆行走在街上低着头像俄罗斯白银时代的

知识分子,回忆笑了

远远地走来在超市发门口回忆笑得那么

单纯、羞涩

回忆只要两根甘蔗就能保证下半生的甜

回忆混进八宝粥里成为最珍贵的第九个。回忆

寄居在视野所及的每一本书里

它们爱我

回忆缓缓流逝仿佛一部两部伊朗影碟

回忆是超现实的你是现实的回忆是电话放下又提起

回忆略微有些驼背有些结巴这世界没有

十全十美的事回忆知道你和我

知道有人走了

就有人来了。

10

在晚霞满天的昆玉河我脱口而出爱无章法

然后就被没有章法的爱拖陷进去

不止一次我们说到分手

其理由并不成立,在夜晚叹息似的音乐中脚越来越

凉,寒透指骨

想到你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变态的人

想到我一开始下半生就遇到没

这世界到底在哪一环节出了差错,你跳舞

相亲,企图在偶然中遇到并不存在的某个人,因为

没有方向感

没有标准,你的企图注定落空

而事实上你并不想有最终的归宿,因为生命漫长

我曾经以为漫长的生命如今居住到你身上或者它们本来

就是你的

你传染给了我直到我血液中的力量苏醒过来

提示我与其相濡于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11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这样叫过杜拉斯

亲爱的杜拉斯如果你爱我请你帮我

请你请你

把你的情人安排给我我需要

像你的情人一样的情人

我需要情人转变成爱人

我需要爱人爱人我需要爱需要有

的爱而非

没的爱

需要一个真正的想而非

要求的想

需要把余生安置在某个真实的躯体

而非你的躯体你是遥不可及的

杜拉斯我的杜拉斯如果你

不能给我像你的情人一样

的情人如果你给我的情人

变不成爱人

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情人

我宁愿要你永远在你的孤寂里

你是永远的没

永远没有的

没。

12

我要走了我不会忘记

带上你的门听我的亲爱的

放下左手,别

遮住额头

转过脸,看着我

让我审视你,你是淡的

寡的,孤的,绝的

现在,就是现在,即将发生的

应该发生的

都发生了

一墙壁的书是往昔的幻景

在每一个瞬刻摇头,叹息

最终是我而不是你决定了

水落石出的技巧

我起身在黑暗中

静坐,摸到自己的心跳天光一样透亮

紧闭的窗子

不再打开的灯盏多么陈旧你

时间不动

一屋子的静不动

你是淡的

寡的,孤的,绝的

有时我会在曾经的想往中陷入深色的颤栗。

2005/1/5-7 北京

吴春山| 《山花》十月头条诗人

最热新闻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bonapplique.com 仙溪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